7489大赢家

职业教育迎“春天” 火星时代CG培训或释放更大

更新时间:2019-09-10

  2月《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发布,火星时代教育将在政策利好下继续推进产教融合。

  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要加大职业教育的力度,让年轻人有一技之长。在今年2月,国家也发布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给职业教育提供了更加利好的政策支持。

  而电影行业的职业教育并未普及。导演贾樟柯在3月5日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我国每年的电影制作是两百多部,人才资源的配置和培养刚好匹配,而到2018年年产电影制作已超过一千部,电影工作人员配置和专业职业教育的开展并不普及,已有从业人员长期陷入疲劳战。

  随着中国影视工业化的加速进程,这个高度专业化、精细化的分支还需大量人才。如何为中国的影视后期行业造血、输血、提供更多人才?深耕国内CG教育(Computer Graphics,借助计算机来制作动画的技术)行业25年的培训机构火星时代教育,有着自己的答案。

  “CG艺术家无法作弊!”国内影视培训机构火星时代教育创始人兼CEO王琦笑称:“因为CG没有世界统一标准,行业的用人也不是简单的面试沟通,需经过上岗、试用,再决定留用与否。CG行业测试像IT测试一样,一台电脑、一块屏幕、一天时间,出一个小作品,你的职业能力很快就能被测试出来。”

  在业内知名视效公司中,也存在同样的声音。曾制作过《左耳》、《我不是药神》等影视作品的本土视效公司长空一画合伙人姜超就说:“常年跟组处在忙碌的状态下,我已经没有时间再亲自去带一个热情满满但什么也不会做的新人。进入公司的新人,首先得有技术基础,入职就能直接上手做镜头;需要具备必要的职业素质和行业意识,学习能力得强。公司自己招聘会消耗很多人力成本和测试成本,所以我们现在一般会从长期合作的培训机构筛选新人。”

  王琦表示,区别于传统‘学徒制’的技能培训,数字艺术的职业培养受时代、市场、工业标准,甚至软件迭代的影响都很大。“需要在行业中不断实践探索,倒推教学逻辑,再培养出适应市场需要的人才。以火星时代教育为例,会从行业一线引入师资力量,联动企业打磨课件,定制企业定向班,以就业为导向进行项目实训的产教联动教学体系,在学员和企业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

  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捉妖记》《寻龙诀》《大圣归来》《羞羞的铁拳》《悟空传》《我不是药神》《一出好戏》等国产电影的后期制作中,均有火星时代教育毕业学员参与,并有众多火星时代毕业生已成长为行业知名视效公司的技术组长、视效总监等中坚力量。如就职于MORE VFX的视效总监刘颖,Layout指导翟剑,动画组长宋正国,特效组长孙延;资深合成师李海晶、赵永青、林卓儒等。

  2017年,火星时代教育与国内主流电影视效公司华跃龙影合作企业定向培养班,首次合作定向班计有20余人入班,最终9人入职该公司。2018年与MORE VFX签署定向培养高端人才合作协议,仅MORE VFX首期定向班开班就有火星时代193人提交初试资料,32人选拔入班,12人最终通关入职。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针对职业教育,从招生、财政支持、证书体系衔接多个角度提出了明确要求,这是国家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的指导政策。

  在王琦看来,这对民办院校招生是重大利好。事实上,与普通技术性岗位劳动者不同,艺术类职业教育的发展和市场的供需存在着紧密的关系。

  火星时代教育旗下深圳楷魔视觉工场视效总监袁硕曾参与过《环太平洋》《金陵十三钗》《长城》《捉妖记》等影视作品的视效制作,他告诉记者:“影视特效是人堆出来的密集行业,它需要大量人才付出相当多的创作力和想象力,才可能碰撞出火花。人才一定要经过系统训练才可以上岗,而精专人才的培养又是一个漫长而费力的过程。”

  德资视效公司PIXOMONDO商务总监王晓波也多次提到了行业人才缺口,“不仅仅是影视后期行业,从现状来看,香港彩现场开奖直播。所有跟电影制作相关的前、中、后期人员其实都非常缺。行业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和不断试错的阶段,这也是必经之路。”

  视效公司BLAAD CHINA的卢克泰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看到中国电影市场的优势,“虽然从技术层面讲,中国视效行业暂时还比不过美国和韩国,但中国电影市场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体量大也就意味着机会多。我的团队大多数人都是中国艺术家,大家合作研发新技术,进行流程优化,合作是一件很棒的事。”

  同时,PIXOMONDO和BLAAD CHINA这样的外资视效公司也都在寻求更优质的本土化发展方案。“中国电影市场不仅仅让中国艺术家看到希望,对全球VFX艺术家和视效公司而言,它显然也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要点显示,改革深化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培训模式,更加注重“理论”与“实干”的结合;针对目前职业教育面临的问题,从经费、建设、待遇三方面对症下药,从供给侧保证人才符合社会需求,推进资历框架建设。

  “《方案》一出,我们特别激动。因为之前的路,都走对了。”火星时代教育影视特效学院院长李晓栋难掩激动,“火星时代教育很早之前就主动跟高校寻求合作,2017年成功入选教育部高等教育司《2017年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申报指南》,已与河北传媒学院、内蒙古师范大学等全国200多所院校建立合作关系,带去师资培训、暑期实训、课程共享和学分植入等。”

  不仅如此,2018年10月,百洋股份已经与广西信息职业技术学院达成共建数字艺术学院的协议,作为百洋股份全资子公司,火星时代教育将和院校共享办学25年来的课程体系及师资力量,探索校企合作办学的新模式。

  在校企合作这条路上,王琦有更多期待。他希望未来能够探索出这样的教育结构,比如通过高考进入大学的人群能满足的是学术+学历教育的诉求,同时,打通职高+学历职教的渠道,让通过这个渠道学习的人群满足深度技能+学历教育诉求,做到“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

  视效公司BLAAD CHINA三维部特效师、火星时代教育毕业生张晨:在火星时代第一个收获就是让我对整个行业的流程和大环境,第一次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其次是教师的阵容都是在行业内经过摸爬滚打的老师,经验、技术能给到非常有效的指导。

  德资视效公司PIXOMONDO特效艺术家、火星时代教育毕业生卢英豪:当时在校学习期间,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入行后感觉在火星时代教育学的课程与实际工作中的操作是非常契合的,比如从好莱坞引入中国的Houdini特效系统,国内只有几家大型视效公司在用;我们现在公司用的就是Houdini,让我很快就度过了磨合阶段。